光环国际张泽晖:研发立国华为不应该孤单,科技研发服务业需 要人才平台


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。80年代初期,日本提出“科技立国”,标志着日本战后长期以来所 推行的引进、消化、模仿这一“吸收型”科技战略时代的结束,开始步入以高科技带动经济 增长的时代。今天,中国制造正在升级为中国创新,而我国研发创新管理人才的培养极为滞 后。

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,我国研发创新管理的人才培养应如何应对?光环国际在其中承担着怎 样的使命?2020年6月,光环国际董事长兼CEO张泽晖先生接受了媒体采访,诠释了自 己的答案。以下为采访实录。


1.作为一名连续创业者,您如何看待中国科技创新产业?

我原本在国内的一家IT上市公司任职,刚好赶上第一批互联网创业潮,当时看到中国在教 育行业里面有很多机会,所以就决定做一家教育门户。在互联网创业将近两年的时间里,我 发现中国人做事在规范流程方面存在很多缺陷,虽然大家都很勤奋。
在思考接下来要做什么的时候,我很自然的想到,真正有意义的是如何提升中国IT互联网 从业者的流程规范能力。所以我从硅谷把当时美国主流的IT项目管理搬回了中国,这是一 个契机,并且我觉得这件事情是很有社会效益的。
在前10年(2001年~2010年),中国无论是民企还是国企,包括上市公司、高科技企业, 在内部的技术管理还是十分的薄弱。刚开始我们的学员都来自外企,国内的大势还没有起来。 我非常坚定地看好IT项目管理,我称之为技术管理。我很热爱这件事情,而且我认为未来 中国的技术研发实力总归是要提升的。
从2010年之后,变化开始明显。在经历2008年的金融海啸之后,2010年开始,外企的 学生开始逐渐减少,而且能够明显地感觉到,中国企业的研发实力在增长。特别是在2015 年,我国提到了“科技创新产业升级”,随后在2016年、2017年,我们连续两年的营收 达到了50%的增长。所以在新三板挂牌敲钟的时候我说:光环国际跟着中国科技产业共成 长。
中国技术非常的离散,前面有华为、大疆无人机、阿里云等都非常先进,但仅仅上面有几家 明星公司,下面是一片坍塌。虽然有上千万的IT程序员,但是技术高度非常低。所以前10 年,中国的IT程序员有很多,但是缺乏IT产品经理。近年来,中国在科技研发有着长足的 进步,这就代表着已经不再需要那么多的低端程序员,社会需求在减少。因此我们搭建了一 个研发人才的金字塔,基座在变小,中层和高层人才却在不断地增加。


2.您认为,从制造立国到研发立国,这背后主要的驱动因素是什么?

例如我现在用的vivo手机,我认为它操作系统的优化非常好,比小米和华为都更加人性化。 它从以前的营销导向型公司,在过去的四、五年时间里,有了一个基因性的转变,就是在研 发上的大量投入,这样的公司未来在中国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机会。同时,还有一个很大的特 点就是,他们所有的手机都是自己工厂生产的,它将制造和研发打通,这是非常强的,代表 了中国的实力。
另外,像大疆无人机也是十分厉害的。美国也有一家无人机公司叫3Drobots,这家公司把 软件和设计做完了之后,要找中国的公司做智能硬件,等到这一系列过程结束之后,可能中 国的大疆无人机都已经更新两代了,根本无法和中国的速度相比。
当然这只是很小一批真正掌握核心技术优势的企业,在过去10年里开始出现,未来还将会 涌现非常多。


3.在人才结构升级当中,您想扮演什么样的角色?科技研发服务业的生态是怎么构成的?

我认为我们是科技研发服务业,不是IT培训。科技研发服务业整体上应该是一个生态。所 谓的科技研发创新指的是,把创新带到科技研发里面。在国外,innovation指的是科技创 新,而不是创意类的创新,所以我认为我们就是服务“科技研发+创新”这一类。
目前有一些企业在做技术管理培训,还有一些在做IT培训。而我们在IT培训里,只做高端 的技术培训,即AI大数据、技术管理、IT项目管理、产品经理培训、敏捷等,例如给华为 做数字化转型业务,所以我们叫做“技术管理+前沿技术”。
以前我国的IT程序员都是做网站、APP的,但是现在不需要这么多人了,直接使用云计算 平台就可以。但是在阿里云、钉钉等一些做网校SaaS平台的公司,所需要的技术含量是相 当高的。这就是我所述的研发人员的金字塔,这在前10年是没有的。
在中国,科技研发的蓬勃发展,催生着科技研发服务业的繁荣,而科技研发服务业目前在中 国是滞后的,还只是个雏形。


4.光环国际搭建的这种生态,对国家科技研发的加速会有哪些方面具体的帮助?

中国的IT互联网项目经理,我们大概培养了35%,即1/3是我们培训的。在2015年互联 网大潮之后,市场上极度缺乏产品经理,这个职位的年薪甚至涨到了30k。但在过去几年IT 项目经理始终是处于断层状态,在这里面有我们很大的贡献,弥补了金字塔结构中层的缺失, 成为行业的中坚力量,目前这一类人才正在持续的增长。


5.这个领域会不会比培养底层IT程序员的市场空间更小?

事实上,中国已经不需要那么多的IT程序员了。以前每个公司都需要做网站的程序员,但 是现在编个小程序都不再需要程序员了,甚至一些程序员的工作都可以被人工智能取代。所 以程序员这个岗位永远都不会再是金领岗位,将变成蓝领岗位。
中国的研发投入在2019年大概是美国的一半,但是增速要比美国快很多。吴晓波之前提到, 数据显示,2024年,中国的研发投入将超过美国,这个我是坚信的。这种发展将催生中国 科技研发服务业的繁荣,未来会需要非常多的复合型、交叉学科的人才。
在过去的5~10年的时间里,我们其实是被市场需求推着走的,我们每年定的计划在年底 的时候都超了。这就说明,中国企业的研发投入越来越大,我觉得这对于光环国际来说是产 业的巨大机会。中国和美国的贸易战,倒逼着我国做研发。原来的很多东西是可以买的,例 如手机里面的芯片,但是现在买不了了,只能自己做。这促使中国研发的中坚力量,以及人 才需求被提起,实际上这是政策的风口。在未来10~20年的时间里,会是一个滚滚向前的 趋势。

光环国际张泽晖:研发立国华为不应该孤单,科技研发服务业需 要人才平台

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。80年代初期,日本提出“科技立国”,标志着日本战后长期以来所 推行的引进、消化、模仿这一“吸收型”科技战略时代的结束,开始步入以高科技带动经济 增长的时代。今天,中国制造正在升级为中国创新,而我国研发创新管理人才的培养极为滞 后。

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,我国研发创新管理的人才培养应如何应对?光环国际在其中承担着怎 样的使命?2020年6月,光环国际董事长兼CEO张泽晖先生接受了媒体采访,诠释了自 己的答案。以下为采访实录。


1.作为一名连续创业者,您如何看待中国科技创新产业?

我原本在国内的一家IT上市公司任职,刚好赶上第一批互联网创业潮,当时看到中国在教 育行业里面有很多机会,所以就决定做一家教育门户。在互联网创业将近两年的时间里,我 发现中国人做事在规范流程方面存在很多缺陷,虽然大家都很勤奋。
在思考接下来要做什么的时候,我很自然的想到,真正有意义的是如何提升中国IT互联网 从业者的流程规范能力。所以我从硅谷把当时美国主流的IT项目管理搬回了中国,这是一 个契机,并且我觉得这件事情是很有社会效益的。
在前10年(2001年~2010年),中国无论是民企还是国企,包括上市公司、高科技企业, 在内部的技术管理还是十分的薄弱。刚开始我们的学员都来自外企,国内的大势还没有起来。 我非常坚定地看好IT项目管理,我称之为技术管理。我很热爱这件事情,而且我认为未来 中国的技术研发实力总归是要提升的。
从2010年之后,变化开始明显。在经历2008年的金融海啸之后,2010年开始,外企的 学生开始逐渐减少,而且能够明显地感觉到,中国企业的研发实力在增长。特别是在2015 年,我国提到了“科技创新产业升级”,随后在2016年、2017年,我们连续两年的营收 达到了50%的增长。所以在新三板挂牌敲钟的时候我说:光环国际跟着中国科技产业共成 长。
中国技术非常的离散,前面有华为、大疆无人机、阿里云等都非常先进,但仅仅上面有几家 明星公司,下面是一片坍塌。虽然有上千万的IT程序员,但是技术高度非常低。所以前10 年,中国的IT程序员有很多,但是缺乏IT产品经理。近年来,中国在科技研发有着长足的 进步,这就代表着已经不再需要那么多的低端程序员,社会需求在减少。因此我们搭建了一 个研发人才的金字塔,基座在变小,中层和高层人才却在不断地增加。


2.您认为,从制造立国到研发立国,这背后主要的驱动因素是什么?

例如我现在用的vivo手机,我认为它操作系统的优化非常好,比小米和华为都更加人性化。 它从以前的营销导向型公司,在过去的四、五年时间里,有了一个基因性的转变,就是在研 发上的大量投入,这样的公司未来在中国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机会。同时,还有一个很大的特 点就是,他们所有的手机都是自己工厂生产的,它将制造和研发打通,这是非常强的,代表 了中国的实力。
另外,像大疆无人机也是十分厉害的。美国也有一家无人机公司叫3Drobots,这家公司把 软件和设计做完了之后,要找中国的公司做智能硬件,等到这一系列过程结束之后,可能中 国的大疆无人机都已经更新两代了,根本无法和中国的速度相比。
当然这只是很小一批真正掌握核心技术优势的企业,在过去10年里开始出现,未来还将会 涌现非常多。


3.在人才结构升级当中,您想扮演什么样的角色?科技研发服务业的生态是怎么构成的?

我认为我们是科技研发服务业,不是IT培训。科技研发服务业整体上应该是一个生态。所 谓的科技研发创新指的是,把创新带到科技研发里面。在国外,innovation指的是科技创 新,而不是创意类的创新,所以我认为我们就是服务“科技研发+创新”这一类。
目前有一些企业在做技术管理培训,还有一些在做IT培训。而我们在IT培训里,只做高端 的技术培训,即AI大数据、技术管理、IT项目管理、产品经理培训、敏捷等,例如给华为 做数字化转型业务,所以我们叫做“技术管理+前沿技术”。
以前我国的IT程序员都是做网站、APP的,但是现在不需要这么多人了,直接使用云计算 平台就可以。但是在阿里云、钉钉等一些做网校SaaS平台的公司,所需要的技术含量是相 当高的。这就是我所述的研发人员的金字塔,这在前10年是没有的。
在中国,科技研发的蓬勃发展,催生着科技研发服务业的繁荣,而科技研发服务业目前在中 国是滞后的,还只是个雏形。


4.光环国际搭建的这种生态,对国家科技研发的加速会有哪些方面具体的帮助?

中国的IT互联网项目经理,我们大概培养了35%,即1/3是我们培训的。在2015年互联 网大潮之后,市场上极度缺乏产品经理,这个职位的年薪甚至涨到了30k。但在过去几年IT 项目经理始终是处于断层状态,在这里面有我们很大的贡献,弥补了金字塔结构中层的缺失, 成为行业的中坚力量,目前这一类人才正在持续的增长。


5.这个领域会不会比培养底层IT程序员的市场空间更小?

事实上,中国已经不需要那么多的IT程序员了。以前每个公司都需要做网站的程序员,但 是现在编个小程序都不再需要程序员了,甚至一些程序员的工作都可以被人工智能取代。所 以程序员这个岗位永远都不会再是金领岗位,将变成蓝领岗位。
中国的研发投入在2019年大概是美国的一半,但是增速要比美国快很多。吴晓波之前提到, 数据显示,2024年,中国的研发投入将超过美国,这个我是坚信的。这种发展将催生中国 科技研发服务业的繁荣,未来会需要非常多的复合型、交叉学科的人才。
在过去的5~10年的时间里,我们其实是被市场需求推着走的,我们每年定的计划在年底 的时候都超了。这就说明,中国企业的研发投入越来越大,我觉得这对于光环国际来说是产 业的巨大机会。中国和美国的贸易战,倒逼着我国做研发。原来的很多东西是可以买的,例 如手机里面的芯片,但是现在买不了了,只能自己做。这促使中国研发的中坚力量,以及人 才需求被提起,实际上这是政策的风口。在未来10~20年的时间里,会是一个滚滚向前的 趋势。